<sup id="e36fm"><address id="e36fm"></address></sup><progress id="e36fm"></progress><sup id="e36fm"><ins id="e36fm"><small id="e36fm"></small></ins></sup>

          <dl id="e36fm"></dl>

              2018-09-16 15:27:07新京報新媒體 ·作者:蘇曉明
              原創版權禁止商業轉載授權

              新聞特寫:“山竹”來臨前,1700名工人的深圳一夜 | 聚焦臺風“山竹”

              2018-09-16 15:27:07新京報新媒體 ·作者:蘇曉明

              6月16日凌晨,深圳灣體育中心羽毛球館,1700余名工人聚集于此躲避臺風“山竹”。新京報記者 蘇曉明 攝

                新京報快訊(記者蘇曉明)9月16日零時剛過,深圳街頭下起了零星小雨,風忽大忽小,勉強能撐起雨傘。深圳三個火車站點只有兩三個車次沒有停運。羅湖站外,一些回廣州的黑車司機急匆匆地拉客,“廣州拼車,走嗎?臺風馬上來了!”他們希望“山竹”到來之前能多載一名乘客。

                售票大廳內,只有改簽、退票窗口還亮著燈,排起了一條約十米的隊伍,很多旅客來回踱步不肯離去,他們寄希望改簽到最近的車次。

                此時,19公里外的深圳灣體育中心燈火通明,上下兩層、3000多平米的羽毛球館內,密密麻麻躺滿了人,這些人大都已盡進入夢鄉。

                他們是幾百米外華潤集團建筑工地上的工人,在 “山竹”到來之前,聚集到該緊急避難所。

                光滑而堅硬的地板上,呼嚕聲從四面八方傳來。有人鋪著涼席,有人裹著床單,還有人直接躺在地上;他們大部分趿著拖鞋、打著赤膊,露出黝黑的上身。

                醒著的人則三五一組打撲克、低聲聊天、談笑自如,似乎今年的第22號臺風與他們無關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他們都習慣了,平時中午也是隨便一躺就能睡著。”機電工趙建飛沒有睡,他被公司安排了值班任務,有突發狀況須隨時報告。他不時刷著手機,關注著“山竹”的相關信息:它將以強臺風或超強臺風的強度于9月16日下午到夜間,在廣東到海南一帶沿海登陸,臺風中心經過海域風力達15-17級,稱得上今年迄今為止的全球“風王”。他手機直播頁面上不斷轉動的臺風眼漩渦,正一步步從海洋向陸地逼近。

                王鑫與趙建飛一起值班,兩人都在1995年出生,在工地上是好兄弟,負責工程的電路部分。王鑫說,工人們來自天南海北——有東北的、河南的、江蘇的,他是四川南充的;年紀最大的近60歲,最小的不滿20。他們都在為華潤集團施工,所建設的項目有——華潤集團總部大廈“春筍”,392.5米的高度將成為深圳第三高樓;華潤開發的高檔小區“柏瑞花園”以及購物中心“萬象城”。每個建筑隊所負責的工種不一樣,分得很細。

                56歲的張萬勝是專門給鋼結構刷防火涂料的,他來自江蘇沛縣,算是年紀大的,“趁著能動多出來干點,掙點養老錢”。他叫不出這次超強臺風的名字,因為在他家鄉很少有臺風,“刮風有把樹刮倒的時候,但幾十年一次,從沒見過這陣仗。”

                9月15日中午,工地各項目組分頭開了動員大會,要求工人們把工地上可能被風掀翻的材料加固,平時住的彩鋼板宿舍晚上不能留人,直到臺風結束,才能返回。工地為工人們準備了礦泉水、面包、方便面等物資,堆放在場地的角落里。

                工地還臨時創建了“臺風應急項目群”,昨晚8點前,所有項目組在群里簽到。簽到數字顯示,到體育中心避難的工人們有1700多人。

                當晚,體育中心內館中,臺灣女歌手徐佳瑩正在開個人演唱會。站在羽毛球館二層,隔著厚厚的玻璃可以俯瞰現場,雖然聽不清聲音,但工人們還是圍了好幾圈,踮著腳向里張望,王鑫和趙建飛一直堅持到最后,聽完了一場無聲的演唱會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徐佳瑩不算特別有名,現場沒坐滿,可能與臺風有關”,趙建飛記得前幾天張杰的演唱會,周圍水泄不通,他騎車從工地回宿舍堵了半小時。

                凌晨三點多,窗外的雨越來越大,風聲越來越響,一些睡在門口的工人,被冷風吹醒,趕緊起身往里面去。深圳所有火車、航班也均已取消。

                王鑫和趙建飛起身到二層巡查,轉了一圈,雨勢又逐漸變小。這兩個剛滿23歲的年輕人抱怨,“到底還來不來?”他們希望臺風能早點過境,然后早點開工,“就那么多錢,當然是越快干完越好,干完了好去下一個工地。”去年臺風“天鴿”來襲時,他們中有的躲到了地下室,有的也躲到了這里,不過,那次很快就過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趙建飛是廣東茂名人,來深圳6年干建筑了,做個四五個工程,有的工程幾個月完工,有的一呆就兩年多。他希望能在深圳長期干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  王鑫也是高中出來做這一行,福州、南京、贛州、東莞、深圳,他去過很多城市,但最喜歡的還是深圳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我也說不出它哪里好。”他二十三年前出生在深圳,父母曾是深圳南崗一家手表廠流水線上的員工,他的童年跟著爺爺奶奶長大,到了小學才回到父母身邊,初中時因為證件不齊,他不得不再次回到老家。不過他始終沒想到,兜兜轉轉,他6年前再次回到深圳,并成為這座城市的建設者。

                他驚嘆這座城市的發展速度,小時候他跟父母回家做大巴,沒有高速,要花一個星期;后來坐綠皮火車,得坐30多個小時;現在有了高鐵,只需半天時間。王鑫依偎在體育館欄桿上,對面幾棟高樓上的航空警示燈,有節奏的閃爍,像是在跳舞。

                凌晨6點,天已經微亮,臺風仍未到。1700多名工人陸續起床了。“習慣了,睡不著,因為平日里7點會準時出現在工地上。” 趙建飛說。

                (文中受訪者為化名)

              編輯:劉喆

              點擊加載更多

                • 一天
                • 一周
                • 一月
                   回到PC版
                  克拉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e36fm"><address id="e36fm"></address></sup><progress id="e36fm"></progress><sup id="e36fm"><ins id="e36fm"><small id="e36fm"></small></ins></su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e36fm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e36fm"><address id="e36fm"></address></sup><progress id="e36fm"></progress><sup id="e36fm"><ins id="e36fm"><small id="e36fm"></small></ins></su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e36fm"></dl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