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up id="e36fm"><address id="e36fm"></address></sup><progress id="e36fm"></progress><sup id="e36fm"><ins id="e36fm"><small id="e36fm"></small></ins></sup>

          <dl id="e36fm"></dl>

              2018-07-27 02:30:53新京報
              原創版權禁止商業轉載授權

              陳慧琳 做了媽媽,也不耽誤我拼命工作

              2018-07-27 02:30:53新京報

              在當下這個被速食音樂包圍的時代,這七個字顯得多么彌足珍貴。從《記事本》《北極雪》,到《不如跳舞》《花花宇宙》,陳慧琳的歌聲陪伴著一代人度過了漫長歲月。


              新 專 輯
              專輯《Watch Me》


              電影《安娜瑪德蓮娜》


              電影《無間道》


              電影《東京攻略》


              電影《大事件》


              專輯《愛不愛我》


              專輯《花花宇宙》


              除了多喝水,勤鍛煉也是陳慧琳保持身材的秘訣之一。
              圖/陳慧琳國際歌迷會官微


              2015年,兩個兒子參加陳慧琳的演唱會。圖/視覺中國

                陳慧琳發新歌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在當下這個被速食音樂包圍的時代,這七個字顯得多么彌足珍貴。從《記事本》《北極雪》,到《不如跳舞》《花花宇宙》,陳慧琳的歌聲陪伴著一代人度過了漫長歲月。而在上一張專輯發行三年之后,前不久,她終于推出了最新作品《Watch Me》。這張專輯包含四首“國語”歌,四首“廣東”歌,貼心地一次滿足不同歌迷的耳朵。

                在新專輯發行前,新京報記者在北京見到了陳慧琳。當依舊留著中長直發,擁有著高挑身材以及細膩皮膚的她走進采訪間時,你會不由感慨,被時光眷顧的人有很多,而陳慧琳一定是其中的佼佼者。

                因為出生于香港的富裕家庭,演藝生涯順利且幾乎零負評,又有個幸福的家庭、兩個可愛的兒子,許多人稱陳慧琳為“香港娛樂圈的童話”,但這樣的她,卻從沒有偶像包袱。回憶起開心往事,她興奮得手舞足蹈,而聊起與歌迷多年的感情時,她又瞬間熱淚盈眶。“因為我不覺得自己是偶像,也沒有什么秘密,”陳慧琳認真地說,“一直以來,有什么好的不好的我都可以說,包括我在跟誰拍拖、我做了什么。其實我一直都好勇敢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拼命工作,也要拼命地玩

                “因為太久沒有推出專輯了。”提及《Watch Me》的誕生,陳慧琳再次顯示出了她在事業上的進取心,“其實我在2015年演唱會之后就已經開始在收歌了,不停地收、不停地錄、不停地改。之前也錄了一些快歌,但是隔了幾年再聽,就覺得,哎好像差了一點。所以還有很多歌這一次沒有收錄在這張專輯里,很可惜。我就覺得,如果現在再不推出的話,那些歌就浪費了。浪費金錢,也浪費時間。”

                無論是《記事本》還是《花花宇宙》,無論是《不如跳舞》還是《誰愿放手》,一直以來,陳慧琳在“國語”歌和“廣東”歌領域里都擁有經典的代表作。不過,她坦言,還是廣東歌比較容易掌握,“特別是歌詞,容易了解究竟在表達什么。”

                這次新專輯,除收錄了《尾站天國》《花見小路》等四首“廣東”歌外,還有《打字機》《答應你會幸福的》等四首普通話作品。陳慧琳說,《打字機》代表了她一個重要的生活態度,“這一次我收了很多DEMO都是慢歌,突然看到這首歌之后,就覺得要好好把握。而且里面表達了‘work hard play hard’的概念,我覺得跟我很貼近,就是我的寫照。我也是那種拼命工作拼命玩的人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入行之前

                曾做“上班族”,卻在公司沒朋友

                《打字機》描寫的是上班族的生活日常,MV里,陳慧琳戴上黑框眼鏡化身白領,在寫字樓里來回穿梭。這種生活看似與陳慧琳的經歷相差甚遠,但其實,她也曾經感同身受。

                大學時代,她修讀于紐約帕森斯設計學院。某個暑假,進入了一家房地產公司做暑期工,“當時我的工作就是核對資料,每天打電話問那些客戶,‘你們的房子是還在賣,還是已經賣掉了?’”回憶起“上班族”的日常,陳慧琳說雖然沒有特別不喜歡,但還是覺得有一點悶,“因為坐在我隔壁的同事都是叔叔們,年紀很大,沒有一個女生,也沒有一個年輕一點的伙伴。吃飯也是自己去,他們都不理我,因為那些人都很忙,他們真的可能是做大生意的。所以我會覺得很無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從小,陳慧琳的長輩們就用淑女的標準來要求她。但她卻生性自由又有主見,曾有一次,她背著媽媽去打耳洞,回來之后不出意料“被罵得很慘”。所以,畢業于設計名校的陳慧琳,后來選擇踏入演藝圈,也就不足為奇了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因為我本身是念平面設計的,后來去了一家廣告公司工作,”提起入行經歷,她說,“也是在那里我認識了奚仲文。”奚仲文曾為《甜蜜蜜》等多部經典影片擔任藝術指導和服裝設計,“他說,學友哥在暑假里面需要拍一個MV,就是《偷心》。很想找一個女生來主演,問我愿不愿意,我說當然好了,然后就拍了。”多年后,他為陳慧琳設計的公主服成為了當年最受好評的演出服之一。

                經典金曲

                沒想過《記事本》能火

                因為出演《偷心》MV,陳慧琳結識了經紀人鐘珍,加入正東唱片公司,1995年正式踏入香港樂壇,開始以“暴風”般的速度出專輯。從最初的《仙樂飄飄》《醉迷情人》開始,每隔幾個月,她就有一張新作品誕生,“叱咤樂壇流行榜”“十大中文金曲獎”被她拿了個遍。“雖然辛苦,但看到那些成績,會覺得OK。”

                陳慧琳說,累的時候,她也會哭,會暴躁。但遭遇低潮時,她的法則是,不要給自己設置任何心理框架,這樣便能很快走出牛角尖。“而且我好像唱什么歌都行。那個時候就覺得,公司給我工作,就要把它完成,也沒有細想自己是不是工作狂。但后來聽多了大家對我的評價,才發現我好像真的是一個工作狂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而內地歌迷對陳慧琳的了解,大多始于那首經典的《記事本》。她說,以前從沒有想過,這首歌會火,“我很清楚地記得,錄音時,小剛(周傳雄)老師跟寫歌詞的老師一直在聊,他們好像有一點懷疑,這首歌會不會太商業,能不能行?這是我在旁邊‘偷聽’到的。后來我插話說,小剛老師,那你下次不要寫那么商業的歌給我了,他說好。但后來這首歌紅了,我和他說,小剛老師,你還是繼續寫這樣的歌給我吧!”

                最佳拍檔

                鄭伊健愛“推銷”,張國榮會親自示范教戲

                香港的女藝人大多全能發展,陳慧琳也不例外。在影視方面,她還是個實打實的“男神收割機”。

                不僅與張學友合作拍攝MV,1995年,她還與郭富城合作了一部《仙樂飄飄》。后來,譚詠麟、梁朝偉、鄭伊健、金城武、劉德華……陳慧琳的拍檔幾乎全是香港最有名的男藝人。“跟每一個男生合作,都有不同的感覺。如果說最開心的,那可能要屬鄭伊健了,因為他像個小朋友一樣,你跟他聊什么都可以,也不會擔心會得罪他。”

                陳慧琳記得,在拍電影《東京攻略》時,鄭伊健在東京不停地購物,“他買完東西就拿回來給我們看。記得他曾經給我們推薦過一個鍋,結果我們還真的都買了。他就是很喜歡‘推銷’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而在拍攝電影《安娜瑪德蓮娜》和《小親親》的時候,客串出演的張國榮則親自給陳慧琳示范如何演戲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他拿著劇本跟我說,你可以這樣這樣,然后演他自己的版本,演完之后換我演一次給他看,他會說OK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講起從前的拍攝經歷,陳慧琳總是能想起許多有趣的故事。而她也苦惱于近幾年好的劇本越來越少,“可能真的是男生的戲比較多,女生的戲,都沒有什么好角色。而且不好的劇本有很多,也不需要為了演而演,但如果有好的角色,我還是會演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至于想不想當導演?“如果行的話,我早當了,”陳慧琳笑說,“(我也會擔心)拍出什么爛片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回歸家庭

                宣布結婚那一刻,想過以后可能變“大媽”

                2008年6月,在“Love Fighters演唱會”上陳慧琳宣布和相戀多年的男友結婚,這個突如其來的消息,卻贏得了在場歌迷的掌聲。“我現在再看當時的場景,也會覺得很感動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婚后,陳慧琳生下了兩個可愛的男孩。隨之而來的,就是生活重心的轉移,“其實也不是刻意,而是家庭需要我,我也要適應家庭生活。”陳慧琳說,她十分享受媽媽這一角色,周日帶孩子出去吃吃東西就會十分開心,“也會帶他們去考幼稚園和小學。不過現在好多了,因為他們兩個已經定了在同一家小學上學,我就可以多接一些工作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陳慧琳說,在宣布結婚生子后,自己其實一度很擔心,“那個時候舞臺上的自己還是偶像,所以會害怕,比如歌迷會想看一個媽媽在舞臺上跳舞嗎?可能我生完孩子就變成大媽了,不會跳舞了。感覺什么事情都會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但歌迷們對她的支持,一直沒有變。提及這個話題,陳慧琳瞬間熱淚盈眶,“其實我是很慢熱的一個人,”她邊拿紙巾擦著淚水,邊說道,“以前太忙,歌迷來等我,我也不會主動去跟他們聊天,因為我自己也很悶,一個通告接一個通告,沒有閑聊的心情。而且他們以前總會問一些很奇怪的問題,我也不知道如何回答,因為年紀小,他們緊張,搞得我也緊張。但現在大家認識二十幾年了,就像老朋友一樣,有些已經當媽媽了,所以現在我們的關系真的很好,很舒服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新 鮮 問 答

                新京報:未來有開演唱會的計劃嗎?

                陳慧琳:有,趕緊出一些新歌就有演唱會了。

                新京報:小時候的夢想是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陳慧琳:當警察。因為那個時候看了張曼玉和梁朝偉主演的《新扎師兄》,就覺得以后我要當警察。(后來怎么沒當上?)我跟我媽說我要當警察時,她就很害怕。

                新京報:最害怕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陳慧琳:大概是昆蟲吧?有的人怕黑,但我不怕,鬼我也不怕,我反而想去看。

                新京報:近期最幸福的是哪一個瞬間?

                陳慧琳:就是腰痛好了。之前在想,如果每一天都是這樣,我會自殺的。真的痛啊,所以好身體太重要了。

                新京報:平時有什么保養秘訣?

                陳慧琳:多喝一點水,排毒是最好的秘訣。

                新京報:那愛情的保鮮秘訣呢?

                陳慧琳:包容。要了解也要明白對方的想法,不要做一個啰唆的老婆。不要每天問老公,你什么時候回家吃飯?他回來就回來,不回來就算了,這個飯明天也可以吃。因為我也上班,我很清楚,如果家里有一個人常常問你,什么時候回來吃飯,你根本不知道怎么回答。這會給人造成無形的壓力,就算只是簡單的一句話。所以干脆不要問。回來就吃,不回來,我自己看電腦吃。

                新京報:為什么要看著電腦吃?

                陳慧琳:追劇啊。

                新京報:最近在追什么劇?

                陳慧琳:《奇人異事》《使女的故事》,還有《西部世界》,我喜歡驚悚題材。

                采寫/新京報記者 楊暢 實習生 劉姝君

                人物攝影/新京報記者 郭延冰

              編輯:楊梓銘

              點擊加載更多

                • 一天
                • 一周
                • 一月
                   回到PC版
                  克拉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e36fm"><address id="e36fm"></address></sup><progress id="e36fm"></progress><sup id="e36fm"><ins id="e36fm"><small id="e36fm"></small></ins></su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e36fm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e36fm"><address id="e36fm"></address></sup><progress id="e36fm"></progress><sup id="e36fm"><ins id="e36fm"><small id="e36fm"></small></ins></su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e36fm"></dl>